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你在部队遇到过哪些真实的诡异事件?

我同学讲的他爷爷抗美援朝时候的故事,是他爷爷亲口给他说的真实事件。

看大家分享了不少身边的事!我也说说我17岁亲身经历的事,应该是2002年,那年我读初三就要高考了所以就算离家近也选择了住校!我们这个学校是个老校区,我爸妈都在这里读过书!解放时候确定是个乱葬岗,因为我们植树的时候在学校的后院挖到过人骨!因为是本地人也听我爷爷说过,就因为阴气太重太选择建校人气旺点能压住!好像挺多地方学校选址都在类似的地方!我住在学校的最后面我们语文老师的休息室,有段时间晚上睡觉必须要军姿势的 板板正正躺着才能入睡 而且每天都会梦魇!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一个人的手在胸口来回的抓 自己有次很清醒 确定自己的左右手没有动 然后猛的去抓那只手 抓不到 自己就满头大汗的醒了!那时候还没有觉得怕 直到那天晚上!我爸给我邮寄了一双真皮的西装鞋 那天下晚自习 我穿着那双鞋跪在床上修复读机听英语听力,然后我的鞋底被敲了几下 记得清清楚楚 三声 因为是西装鞋 声音很大 我也有感觉 我以为同学开玩笑 转身就问谁呀?回头一看 空空如也!我吓的转身跑了 一辈子我也没有进过那个房间!18年过去了 这件事我记得清清楚楚!也是唯一一件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但是他还是发生了!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感觉……那次真怕了……

也不敢跟人说这些,后来听当地的老乡说他们当地有个女的死的真惨。

2012年七月份我随部队来到了广东清远英德山区驻训,因为是后勤的缘故所以日常只负责保障,不怎么出入训练场,有一天下午跟司机jw一时兴起,决定到营地后面的山林里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意外的收获什么小野鸡小野兔之类的。我们带着弓箭砍刀就出发了,在上山的时候jw走在我前面,突然一脚踩空了,然后听见他骂了几句,我走近一看,是一个坛子,广东人都懂得!当时出于一种敬畏的心态吧,我点了三根香烟插在那里,说我们无意冒犯,jw是惠州人可能比较忌讳这个吧,一直是骂骂咧咧的,然后我们继续往森林里面走,晃了一圈六点多了天马上黑了,一无所获,我们决定返回,因为大部队回来开饭的时候要查人!在下山的时候我们顺着小径一路小跑jw在我前面五六米的位置,跑着跑着,我发现我们之间多了个人出来那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视线不怎么好,我以为是我眼花,可当我往前跃两步的时候…….我脑子当时一片空白,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就是那样,我看到小跑在我前面jw后面的是一个老太太,穿着暗红色的寿衣上面还有福字图案,我呆了几分钟跟在那东西的后面我不敢停,随后我冷静了下来鼓起勇气打开了头上的探照灯我看到它的手在往前伸,指甲绿油油的,看到这一幕我抽出了腰间的狗腿弯刀,往前砍去,我砍到了它的颈部,就跟感觉砍到钢筋上一样,震的我的手发麻,这个时候jw回头了,他尖叫着叫我快跑,那东西在被砍了一刀以后,我感觉像是失去了重心一样跑偏了,往山下滚去……当时我很害怕,我怕我杀人了,回到营地后jw一直发高烧随后转了上级医院,走的时候他交代我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说。

他爷爷说,那是他抗美援朝期间最危险也是最幸运的一次!因为那条蛇在弹坑里,他才跳出来躲过了炸弹,是那条蛇,救了他的命。

惊魂未定的时候,只听见箩筐里突然扑腾几声,那未烧透的衣服碎片夹杂着纸钱灰一通乱舞。

而是坟是座新坟,只见坟前放着箩筐的,箩筐里面放着没烧透的婴儿衣服和女人的衣服。

我认识一个当过兵的钻机老板,那时我在地质队工作长和他来往,他就和我说了很多当兵时的诡异事件。

就在他刚跳到另一个弹坑的时候,飞机投下的炸弹正好落在有蛇的那个弹坑里爆炸了!同学的爷爷因为已经在另一个弹坑里基本没有受伤!

事件一:在07年时,自己因工作原因,从市区中队看守所,调到深山处广东某某监狱,这里用与世隔绝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这里是三面环山,只有一条长约10公里的水泥路,与外界县城相连,在这里只有当兵的、狱警和囚犯。刚到这里不久,就听说我们营房后面,有一所轮训楼,是在乱坟堆上建起来的,每年只有在轮训时有人居住,其余时间都是空闲着。我们班的老兵班长,到了晚上快睡觉时,都在谈论,好多老兵以前在无人居住时,到晚上就能听到有异响,还隐约看到有东西飞来飞去……,听的我都毛骨悚然,每到晚上上厕所时,都不敢朝后面张望,只到离开此地还是不敢一个人去那栋楼里。

不管是不是动物有灵救了老兵。我们还是要向这些不畏牺牲的老一辈军人致敬!

路过一段荒凉的堤坝,天阴沉沉的,忽然一阵狂风大作,吹的他帽子差点飞了,战友就没这么幸运,帽子真的飞出去了,滚落到堤坝下草丛里。堤坝有点陡峭,他拉着战友下去拿帽子。又是一阵风吹来。伴随着电闪雷鸣的。他战友刚拿起帽子,草丛突然被风吹开一个口子。只见草丛一头既然是座新坟。

。。他是在黑龙江当的兵,他说他们的军营房盖在一个荒山下,那以前是一片坟地,一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就长听见走廊里有人在走路,听着还是皮鞋的声音。他们就起床去看,结果看什么都没看到,后来就当怪不怪了,因为经常能听见也就不害怕了。

突然变故,吓得堂兄人未站稳并手一松,两人一起滚到坟前。

感谢相邀,自己在部队16年,期间换过5个驻地,还真遇到过非常诡异的事件,具体如下:

两人赶紧爬上堤坝,拍拍身上的尘土和泥巴。头也不回地一口气跑回营地。

夫妻结婚三年未生育,突然怀孕生了孩子。老公还是个当兵的。家里人怀疑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们家的。动手打骂女人不说,还不给饭吃。怎么也想不开就床头吊死了。可怜的孩子在吊死的时候直接滑出来的,由于没人剪脐带也没了。

。。还有灶火堂起火事件,他说他们做饭的灶火堂总是无缘无故的着火,那火着的特别大都往外扑。可是灶火堂里根本没放柴火它怎么能着呢?他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着火他们就往灶火堂里泼水,那水泼的都往外流可火还是一样着,你说邪门不邪门?

只见箩筐里钻出一只猫头鹰…并死死地盯着他们。两人互相搀扶起来后,猫头鹰也拍拍翅膀飞走了。

有次休息,他和同班的战友外出买东西。

女人娘家来闹事后,在当地政府协调下男家就随便给葬了。

我以前在西北当兵的,当时我们部队是建立在坟场上的,起初我还不信,直到一次翻新训练场。挖出很多人的骨头,我才信,后来我们队长跟我们讲,我们军营以前是马步芳的万人坑,我们支队就建立这上面,我们支队边上的油料军需库里面有个4米多高的辟邪,据说是以前支队长弄过来镇在这的,我们班长当时跟我们讲,有次一个通信兵熄灯后给队长指导员打洗脸水,当时没注意,打回来水血红血红的,后来赶紧到了,又打了一盆,好了,然后半夜,水房的水龙头全开了,关上了,又全部开,一直这样,持续了一两个小时,还有一件事,当时隔壁班有个战友半夜睡觉,突然挣扎起来。然后两只手往脖子那边弄。那种姿势好像就是有人要掐死他,然后他拼命拿手拽开一样。然后全班所有人包括我们班的全部过去,帮他,但是根本弄不动,最后他们班把班里所有人的帽徽,臂章,肩章全部弄来,放到那人身上,过会就好了,然后他脸色惨白的跟我们讲,有个老太太带着一个小女孩要掐死他,说要他们这些当兵的还她一家命,最后小孩跟她奶奶说不是这些人,让她奶奶放过,这才结束,还有一件事,当时站营门自卫岗,一个中队门前一个,当时后面发生一件事,晚上一个穿白衣服的老头在我们支队训练场前漂来飘去,每天都是深夜时候,吓的很多人都不敢站岗,后来改成双人岗,训练场的巡逻哨也改成4人,每天晚上就在训练周围溜达,不敢深入,西北冬天那个安静,干燥的,晚上如果没风,月光那个惨白,一个针落地都可能听到,又发生这种事,本来支队就是万人坑上建立的,还有其它一些事,年代比较久远,也不知道真假。我们支队后山还有战士自杀过的。不过自从我上退伍了,支队也搬了,留下给一个武警机动师了。

因为是比较平缓的丘陵地带,也没有掩体能躲,只能找之前炸出的的弹坑躲进去。飞机越来越近,他看到一个弹坑,立马就跳了进去。可刚跳进去低头一看,坑里盘着一条大蛇!吓得他立马跳了起来,翻身跳到了旁边的一个弹坑里。

如果没有当地老乡的有鼻子有眼的的说法。堂兄可能都认为是自己吓了自己。当知道这个事情后,跟他战友偷偷买点纸钱去那堤坝坟头给烧了。

事件二:在13年时,有调到广州郊区的一所区房,刚开始时都还非常正常,后面有一段时间,特别是在中午午休时,刚准备睡觉,就感觉到眼前一黑,有东西压在了我的身上,好像施了魔法一般,动不了、喊不出,只有眼睛能动,感觉到快窒息了一般,持续50到90秒之间,每次都是吓的我一身汗,中午也不敢睡了。后来有人说是“鬼压身”,自身阳气不够,就给我调到一个人多,且都猛男的房间,后来也是奇怪,就慢慢的不在发生了。

我和班里另外两名战士按照村支书的指派,入住了一位姓马的老农户家。房东是两位老人,膝下无儿无女。据说他(她)们的儿子就在前几天因食物中毒而离世,至如今老人们还沉浸在悲痛之中。就在我们住在他(她)们家的当天晚上,大约夜里2点多点,我上厕所小便时,突然发现厕所门口站立个人,我说“谁!干啥的!”随着我的声音,那个黑影转眼消失了。这时吓的我头发直竖、一身冷汗。联想到房东的儿子刚死,是否死灵回归。我赶紧回屋里叫醒两名战友,仨人一起上厕所。

人在做,天在看。很多事真的说不清楚。不管怎样,时刻保持一颗善心是很有必要的。正所谓: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

你在部队遇到过哪些真实的诡异事件?一九七六年的春季我们连队因为军训住在了农村,当时的农村就寝的地方还是土炕。连队有一百多名官兵,每户农家能住三、四名战士。就这样我们连队全住进了一个村里。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天送走jw后,我回到我的床铺,拿着刀看发现刀刃缺了一块,这可是大马士革钢锻造的………

再后来,男的探亲回来了,知道这些事情后,就丢下一句话,你们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后面就再也没有回家。

亲身经历。90年代初在某营营部服役,一楼是总机室活动室,营领导加上我们几个通讯员文书司务长住二楼,所有住人的房间靠一侧,另一侧是会议室,战备室等。大约是94年的一段日子,通信排的部分战士陆陆续续在夜里站岗碰到一些奇怪事情,例如听到某房间有动静过去却啥也没有,似有似无的人影一类。我不太相信但心里多少也隔应,有一天夜里,后来我看了表,两点半左右,突然醒了,然后听见走廊尽头传来脚步声,是那种皮靴的动静,非常大,仿佛踢着正步走过来,大约是走到我的房间和对面会议室的位置,脚步声突然消失了。我是老兵了,二楼所有人走路的动静基本能分辨出来,我能确定不是二楼的任何人。部队九点就熄灯,也没法开灯,我蹑手蹑脚走到门口,耳朵贴着门,听外边的动静,四周静的出奇,平时从来没有这么静过。剧烈思想斗争后我始终没敢开门。后来的日子,知道不光我听到过,好几个人听到同样的脚步声。同一时期的另一件事更离奇,一天晚上八点多,部队停电了,我点一蜡烛坐在桌前写信,楼下总机室几个老兵喊我下去打牌,我顺手带上门下楼,蜡烛也没熄,打了没多会,起风了,我们四个人听的真真的,就在总机室顶上的我那房间里蜡烛给吹倒了,吧唧一声,然后咕噜咕噜顺着桌子滚,又是吧唧一声掉地上了,我们二楼都是木地板,我们四人几乎同时跳起来兔子一样往楼上跑,打开我房间门,蜡烛好好立在那,而且我的窗户是关着的,四个人面面相觑,寒毛倒竖。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两件事,至今无法解释。顺便说一句,我服役的营部建于五十年代初,依山而建,山后边就是大海,山上布满各个时期的坟包,至于二层楼房,听老兵讲六十年代曾有一个管理员自杀,就在走廊尽头死的,另外就是营部在六十年代末曾经因为整编空置了几年,当地百姓住在那,有一对新婚夫妻上吊死了,老渔民告诉我,地点就是我那文书室。那个年代,全营战士的档案都在我那屋,一切邪祟都敌不过几百战友的阳刚之气吧。

我堂兄跟我们说他当兵时候的诡事:

他和战友都是农村兵,见多了荒野坟头的。但是这座坟不一样。

同学的爷爷参加抗美援朝,是个侦察兵。一天完成任务正往回走,听见有飞机的声音。抬头看,有美国人的飞机冲他飞过来,他应该是被发现了。

这两件事给我军旅生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每回想越来,都是凉风阵阵……

当兵时在野战部队,训练特别紧。没遇见什么怪事,印象深的有几件事,一次是半夜突然全营紧急集合,通知某监狱有犯人越狱,并且持有武器,那段时间站哨,查的特别紧,除了固定哨,还设了潜伏哨和流动哨,后来听说抓到了,才恢复正常。还有一次是半夜去火车站抢运物资,是因为军列出事。我记得特别清楚的一件事,是晚上换哨,两点到四点,下哨的时候还跟战友聊天,走到绿化带的时候,冬青叶子一直颤动,但是又没刮风,我们一左一右走过去,猛然看见一张白惨惨的脸,吓了一跳,仔细看,原来是营部的一个老士官在练太极拳一样的东西。至于抓逃兵,各单位打架,演习事故,调到师部做警务,看管被禁闭的干部,还有些不能说的,就很多了。特别搞笑的是,因为训练苦累,很多新兵都是饭量增大,躺下就能睡着,蹲厕所睡觉,射击训练时睡着,有个湖南兵,每天睡到半夜,突然直挺挺坐起来,唱两句当兵的人,又倒头就睡,第二天问啥也不知道,让他按那种姿势做仰卧起坐,怎么也做不了。还有个四川的,可能太累加上血气方刚,几乎天天跑马,每天都能看见他偷偷摸摸的换内裤。特别有意思。太怀念部队了。

通过这件事,我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自己刚睡醒,由于眼花,再说白天听说房东儿子刚死,造成自己幻视,即而出现恐怖现象。二是天空飞过的大鸟,通过月色映出的黑影,从而使自己草木皆兵,造成自己吓自己。总之我是一位无神论者,在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当中,可以说我整天与死者打交道,抬死人埋死人,从未害怕过。人民战士铁骨铮铮、一身正气压倒一切牛鬼蛇神。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落伍问答网 » 你在部队遇到过哪些真实的诡异事件?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专业问答网站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